查看: 3682|回复: 0

别(3):再见,同事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8 12: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别(3):再见,同事们!
      因工作关系,我们成为同事。朝夕相处,自然被成为“熟人”。没有私交和私人记忆的我们,不得不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无缘成为朋友,那又何妨?至少已成为彼此记忆中的一个“点”,实属三生有幸。
      虽为匆匆过客,但我已记住如许多点点滴滴——
      温文尔雅和蔼可亲的黄院长,每次不期而遇,总会拍拍我的肩膀叫我“帅哥”。我虽有自知之明,但还是很享受领导恩赐我的这一雅号;
      某次晚宴,张总监当我是“自家人”,叮嘱我招呼其他嘉宾“吃好,喝好”;
      2009年8月31日那天,我抵达热浪腾腾的香港机场,在人潮中搜寻韩主任灿烂的笑容。韩主任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香港人;
      行政秘书莫小姐,事无巨细,有求必应,细致入微。她时时挂在嘴边的“谢谢您,老师”,令我耳目一新;
      一次次欣赏行政秘书朱小姐养在工位旁的那些婀娜多姿的小花小草,我带走了她送给我的那本《香港好吃好玩真好买》;
      时不时在二楼“五谷轮回之所”撞见那位至今不知名姓的先生,我记住了他热情似火字正腔圆的招呼“您好,老师”。
      打开水时,常常与那位高挑、婀娜的美女狭路相逢。她总是侧身微笑致歉,古典仕女般的仪态。她的微笑和容貌一样美丽;
      思齐楼教学秘书甲(印尼华侨),每次总是笑盈盈进入教室收取考勤表。我次次记错出勤人数,频频令其做折返运动。虽已向她说过无数次“对不起”,但还想对她说声“对不起”!
      思齐楼教学秘书乙,第一个学期她走进教室收取考勤表,我们需要学生当翻译才能交流。到了第二个学期,我们不再需要翻译。某一日在街头邂逅,我居然听懂了她冲我打招呼“雷豁,雷去宾夺”(你好,你去哪里?)。她的微笑相当清纯;
      赫德大厦那位教学主管,他有白皙、清瘦的脸庞,还有红润的笑颜。
      我办公的建新中心二楼那位戴眼镜的保安大叔和大眼睛红脸膛的保安大哥,陪伴我度过了初来乍到的一个又一个只能在办公室消磨的深夜。大叔居然会说英语,曾向我讲述他9岁时抱着一根木头从深圳湾偷渡的传奇经历。大叔每次都会赞我“你这个很棒很棒的小夫(伙)子”。自从我晚上不再在办公室消磨,我再没见过他。听说,他还打听我是不是回北京了?保安大哥每次换班时,都会敲我办公室的门,笑容可掬地提醒我“快回家吧,已经很晚了”。
      赫德大厦一楼大厅那位帅呆了的接待大叔,每次下课后,他都会冲我微笑,只和我说两个字“拜拜”!其实,我一直替他惋惜,假如他可以去做演员,或许会成为周润发那样的天皇巨星。
    ……
      虽然我们还是熟悉的陌生人,但我记住了彼此擦肩而过的点点滴滴。
      虽然我记住的不过是瞬间,却温热盈心。
      所有的点滴和瞬间,我已收藏。应该还会想起,在若干年后的某一个清晨或午后……

相关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