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65|回复: 0

面对面和自己碎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3 18: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peed 于 2013-3-13 18:11 编辑

面对面和自己碎语
                                                                               ——散文集《一辈子就听了您一句话》(后记)


      我喜欢上写作,应追溯到小学三年级时的第一次作文课。
      好像写了雨天走在泥泞的山路上去上学,多么的不容易。被老师当范文在班上念了,回到家,上高中的大哥也夸我写得好。从此,我就喜欢上了作文课。
      最想写《散文》杂志上刊登的那样的文章,觉得那些人真是太有本事了,能把文章写得那么长,而且那么优美。
      那本《散文》杂志,是我上五年级时某天下午放学回家在路边捡到的。很幸运,杂志完好无损,且相当新。封面素朴,右下角有一株兰草(当时并不知),就是觉得美啊。
      因为有了美好的印象,对内文就更加期待了。每一篇都读了好多遍,确实比大表哥(在文化馆工作)借给我的“三言”、“二拍”读起来容易得多。我先是抄优美的句子、段落,后来干脆自觉背诵。
      上大学后,想考研究生。确定专业方向时,我不假思索选择了中国当代散文。从某种意义上说,一本捡来的杂志竟然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大学、研究生期间,我疯狂进行散文写作,发表过数十篇作品。至今,我仍然保留着读散文、写散文的习惯、爱好。
      散文犹如初恋,无论时光如何变幻,始终濡染着瑰丽、温馨的光环。
      感谢我的师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鹏,他曾提醒我:“写散文是需要人生历练的,我们这个年龄能把散文写好的人不多,不妨先写写别的。”
      从1998年到2006年,我将大多数业余时间用于写少年小说,自然将散文搁置。
      其间,我走出校园,步入社会,在职场里摸爬滚打沉沉浮浮,在婚恋的旋涡中起起落落。一晃又一晃,而立之年渐行渐远。人生的沉抑悲辛欢欣快意,似已了然于心。于碌碌中蓦然回首,惊觉似水流年里似难觅我的碎影。
      一路走来,我显然已不复当年。我需要和自己面对面,碎语留连,钩陈过往,为流逝的岁月做一些注脚,哪怕是蜻蜓点水。
      2006年,我博士毕业,进入大学教书。重返校园,晨钟暮鼓相伴。囿身书斋,书香墨迹相随,日渐洗涤白领生涯的匆忙与浮躁,心安理得成为宅男。慢慢找回了丢失的自己,时时有不吐不快的激情,久违的散文自然将我萦绕。
      又一个六年倥偬,我的学术生涯刚刚起步,却已步入不惑之年。与散文第二次携手,似他乡遇故知。沿着散文书写的足迹追溯,彼时彼地的所见所闻所思,竟清晰地流淌在字里行间。如果说小说里的我被遮蔽了,那么散文中的我则是赤裸裸的。相比较而已,我更亲近散文中的一个又一个我。那是最真实的自己。
      这些年,我出版了不少小说单行本。但,出一部关于自己的纯散文集,是我的心心念念。当愿望即将实现,万千感慨,澎湃心胸。
      这些文字是我面对面和自己的碎语,坦率和情真意切毋庸置疑。若能引起读者诸君共鸣,那当是给予我的神圣桂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