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瓜,文/抚琴听枫

乡土网 218 0

  我小时候,夏天的夜晚是热闹丰富的,除了在院子里规规矩矩乘凉,我们还要去地里守瓜。

  因为土地刚包产到户不久,人们劳作的激情空前高涨,粮食不仅已能自足,而且还可以腾出一些土地种些经济作物。黑瓜子耐贫瘠,见效快,效益高,因此成为人们的首选,成熟也正好是在这样伏天。然而对我们来说,更在乎的是它多汁的瓜瓤,可以象西瓜一样生吃,清香中还有可口的甜味,在这酷热的暑天,无异于清热解渴的水果,所以就有那顺手牵羊的偷瓜贼了。

  每到瓜须枯黄时,守瓜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我们这些刚放了暑假的学生娃娃肩上,我们在白天里就搭好了守瓜的简易棚子,晚饭后就朝自己的瓜地悄悄摸过去,为的是将正在作案的人逮个正着,可是在雪白的月光下,瓜地里空无一人,次次都让人失望。倒是不时地有野兔冷不防从地里蹿出来,吓我一大跳。

  枯燥无味地蹲在瓜棚里太无聊了,于是我们这些小伙伴用口哨作暗号集合在一起,商量怎么捕捉野兔的事来。我们发现,野兔喜食黄豆苗,于是沿着地边布好夹子,套子再离开,以为第二天可以捡到几只野兔,可后来什么也没有,豆苗依然有被啃断的湿牙印。

  我屁颠屁颠地把这情况报告给了三叔,不久他就借来了火药枪,天一黑,就装好铁沙子和火药,再在枪管绑上崭新的三节手电筒,匆匆地扒完饭后我假装顺路就和他一起出发了。其时守瓜这件事我早就忘在脑后,亦步亦趋跟着他漫山遍野地找野兔。借着月亮和星光,我们悄悄摸索着,竖着耳朵听豆苗地里的动静,只要有沙沙的响动,三叔瞬时就会打开雪亮的手电快速扫过去,兔子就傻愣在那里不动了,三叔在和它僵持的过程中慢慢瞄准、射击,一声爆响很快就引起一阵狗吠,野兔应声后跑不了多远就倒下了,我赶紧讨好地跑上前去替他捡回那只带伤的兔子来。第二天,鲜嫩的兔肉加上青椒一阵爆炒,我认为那是当时夏天里最美的味道了。

  尽管我如此这般地讨好三叔,歇凉时还卖乖地替他捶着背,可他还是嫌我碍事,慢慢地甩开我就很少带我去打野兔了。我们这些精力充沛的孩子是不忍心浪费这美好的夜晚的,于是相伴着象孤魂野鬼般四处乱窜,张叔家李子早就摘完了,麻疙瘩梨子要深秋才能成熟,干点什么好呢,就这样在田坎上边走边想着,田里偶尔就会传出几声水响,我们循声而去,二娃子让我们照好手电,他自己卷好裤腿下到田里一阵乱摸,就会摸出大小不一的几条鱼来。

  我们随手用荆条穿成一串提着,又向下一块田里走去。那时的夏天,经常伏旱,秧苗正在拔节抽穗,很多人田里就开始缺水了,只是在田的边角里有深坑的地方才有积水,不管鲫鱼还是鲤鱼,都会集中到这样的水坑中来,所以捉起来就不费事,而且化肥还在初用阶段,用量少,农药几乎不用,鱼就自然生长着,繁殖也快,几乎每块田都不会让我们失望。我们在捉鱼的同时会把秧苗下顺着分开,然后再扶直理正,一般来说不会遭到人们的责骂的,有好事的主人听见狗叫声会问我们是干啥的,我们就谎称抓癞蛤蟆卖钱的,于是就懒得搭理我们了。不用说,第二天,我们就可以喝到鲜美的鱼汤了,剩下的剖开抹好盐晒成鱼干,那又是另一种美味了。

  除了打野兔、抓鱼,更多的时候我们从守瓜人变成了偷瓜人。我们最讨厌的是队里周灰狗他爸,去年搭谷子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在田里摸鱼,他叫我们帮他推拌桶,于是就很热心地卖着劲,可他在遮阳前面暗把拌桶猛地一拉,我们这些小孩子就纷纷扑进水田里,有人还呛了几口水,当场就被弄哭了,用现在的话说,他这样做简直是伤透了我们那纯洁幼小的心灵。不仅如此,平时在队里凭着一身的横肉,逞强好胜,蛮不讲理,争田边地角,和许多村民也合不来,自然我们就想收拾他一回解解恨,他的瓜地顺理就成了首要目标。

  一到要摘瓜的日子,我们随时会远远地观察他家瓜地的情况,只要他们在动手摘瓜了,机会就来了。收瓜的时候,都是先大筐小筐地运到地边来堆成小山,再带好工具取出里面乌黑发亮的瓜子,这一过程通常要用好几天。为防止有人偷现成的瓜,更要有人日夜不断地守在瓜堆旁,每当这时,我们就会准备好特制的竹签,大号的无色透明的钓鱼绳,还有几根新皮筋等。在夜色的掩护下顺着小道摸过去,象电影里的解放军一样,人人头上箍上树枝编的草帽,潜伏在附近的灌木草丛里,不发一丝声响,单等他进了瓜棚睡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取出有倒钩的竹签,用线系好,再将皮筋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勾着,右手搭上竹签挂住,用力向后拉紧,再猛地松开,竹签如离弦之箭,“嗖一一”的一声向瓜堆飞过去稳稳地扎进瓜身里,再慢慢一下一下地收紧线绳,那些瓜就会被我们一个一个乖乖地拽过来,直到装满我们带来的蛇皮袋子(注:装化肥用的包装袋)。同样的方法,我们每年这时都不会忘记要去光顾几回,每次都是满载而归,吃不完的瓜就藏在自己的地里再用瓜藤连夜盖好,瓜皮深埋在泥土里,瓜子晒在无人光顾的石包上,就这样,整过夏天就有香喷喷的零食了。

  后来有一年,我们正在收线绳的时候,恰遇他半夜被尿憋醒,睡眼朦胧中,看见一个瓜无缘无固地在地上顺着古坟的方向咕噜噜一跳一跳,先是傻傻地站在那里,接着吓得提起裤子边跑边喊:“有鬼、鬼、鬼、鬼一一啊一一一一!”,等他跑远后,我们再也忍不住,就在坟地里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从此后,再也不见他种瓜了。

  念念不忘的夏夜,也许恰恰是这些打野兔、抓鱼、守瓜等带来的特有味道吧,在这些年里它一天天却变成了我心灵深处挥之不去的乡愁。

标签: 包产到户 打野兔 守瓜 抚琴听枫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