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蓬山其实一直都是与中国漫长的历史相连在一起的

乡土网 56 1

  刚刚过去的这个国庆假期,原本计划去太蓬山上呆几天,好好把太蓬山东南西北四条上山的路都亲自去走一走,把那些遗留的古迹都好好去看一看。可是,假期多雨,天气并不理想。更主要是老婆的不同意、不给自由的时间,并且因女儿他们好不容易回来一家人呆几天。再加之中途单位安排假日值班,最终未能如愿成行。

  看来与太蓬山还有一个缘分的问题。

  好在离太蓬山不远,以后也常有可以公私兼顾的时间,那就只能暂放以后再去吧!其实,也没有什么。

  借国庆几天的假日和下雨的时间,正好可以好好呆在家里查阅资料,看看书,好好研究一下与太蓬有关的东西。太蓬山的文字已拉拉杂杂写了到之五去了,我其实并不是写学术方面一丝不苟的研究库普,而是以自己习惯的写作方式来写太蓬山。我的目的,并不是学术发表,也非任何人的指令约束,所以一切都完全是受自己的随心所欲来写。没有约束,天马行空,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方式,无所谓有没有人会看,也无所谓写得好与不好,只要是自己想写的东西就可以了。

  虽是如此,但我还是非常用心来准备。太蓬山虽是一座营山本地的山,离县城也并不远。但说实话,我对这座山的了解其实真的很少。虽然从参加工作至今已快近三十年了,前前后后因公事下乡也过那里很多次,那些该去的地方也都看见过的了,但如果真要来好好写它的时候,却忽然发觉对它的了解竟然还是很不够。

  因为要想把太蓬山写出来,不只是写它外在的山形,写的植物动物,写它姿态优美的迎客松和由来久之的云海晨景。还要去写它的过往历史,宗教信仰,摩崖石刻。

  前面自然的部分,其实几乎都已经写得差不多了。虽然我还并没有把太蓬山东南西北四条上山的路都一一好好走遍,好好去看看那四座寨门,看看植物花草,看看那每一条路、每一个方向、不同角度所看到的风景。但那都应该是在我的想象之中,可以尽量去延伸修正的。

  但后面部分,虽很多都是早已在历史岁月里定格固化的古迹或古籍了,但真要好好把它们都写出来的时候,却又总不免让我觉得有些迟疑不前了。关于太蓬山目前应该找到的历史资料,能够找到的已几乎找到,甚至连有些不能找到的,好像现在我也找到了一样。按道理可以信心满满,按部就班地继续往下写走了。

  但因为涉及宗教和众多的石刻古迹,我又不得不提醒自己稍安勿躁,还是不要操之过急才好。于是,我又停下笔来,把之前完全集中在太蓬山身上的那些思绪暂且放在一边,而是好奇去寻找太蓬山之外的宗教和摩崖石刻方面的书来看。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这个有七日之长的国庆假日的及时到来。这个国庆节,我就这样天天埋在家里,几乎是将一个人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从早到晚地埋头寻找与苦读。

  宗教,其实是很漫长很复杂的一件事情。我并不信任何宗教,人生大半都如此过来,以后也会这样了此一生。我是因为要写与宗教有关的太蓬山,因为一片陌生,所以才来开始读与宗教有关的书,与摩崖石刻有关的资料。

  为了能够尽快在意识形态的宗教世界里多寻找一些熟悉的感觉,所以我借助网络找来了一些书:鸠摩罗什的《金刚经》、《道教》、《中国宗教文学史》、《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中国佛教发展史略述》等。为了弥补对摩崖石刻的了解,我又找来了《矿物岩石学》、《地质学基础》、《构造地质学》、《石刻:奇特石刻神工》、《石刻史话》、《雕刻时光:陕西古代石刻》等。

  另外也特别查阅了唐朝武则天至唐玄宗,唐武宗与唐僖宗,还有宋朝宋徽宗、宋宁宗那几个皇帝与当时的宗教历史和文化之间有怎样的瓜葛,以及印刷术在唐宋时期的发展情况,想以期从中找到一些对太蓬山宗教和摩崖石刻有用的思路。

  于是,我就这样慢慢从太蓬山走了下来。一直在宗教、摩崖石刻和相距已千年之外的唐宋历史之间徘徊幽步。

虽然,时间很短,虽然七天假日一晃眼就这样遗憾过去了,但我还是收获很多,甚至可以说,无意间让我闯进了一个之前没有想到的天地。

  现在,我反倒并不急于想急着把还没有写完的太蓬山写完。虽然我并没有一次好好去看过留在透明岩的那些摩崖造像与石刻题记。但我现在已借助我所找到的专门研究太蓬山摩崖石刻的文史考古资料,对它们有了全面深入而系统的了解与熟悉。

  为了那些我并没有看见过的《金刚经》石刻,我特意读鸠摩罗什的金刚经,熟悉其中的经文。为了熟悉《安禄山题龛》我特意查找唐朝史料,查阅与佛教有关的资料。为了摩崖造像,我从中国最传统的石匠手艺开始,了解整个中国石工的历史,乃至思索整个人类与石器发展历史的密切关系,一路追根溯源,寻找遗留在太蓬山上的这些众多摩崖石刻的由来和历史背景。

  越是怀着这样的执念埋头前行,便不知觉间与想要写的太蓬山渐行渐远了一样。但我心里知道,我怀着这样的目的走出去,最终还是一定回走回太蓬山的。以前,我一直觉得当时的太蓬山也许因为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的因素,所以离历史很远,才导致现在我们在古籍资料上很难找到它过去完整的资料记载。

  但现在,我忽然明白,太蓬山其实一直都是与中国漫长的历史相连在一起的。并不因为时空的阻隔,地处偏塞险阻而被遗忘。太蓬山虽只是我们营山的一座山而已,但它因为独特的云海风光而使山终有蓬山之名,也因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化出的透明洞而使太蓬山因透明岩更声名远播。再加上宗教背后的神奇力量作用,才使得无数人知晓这座蜀北名山的存在,甚至连唐宋两朝的皇帝们都曾远道而来在太蓬山上留下过辰翰奎画。

  只是很多断层的历史,淹没了今人的知晓。但拭去那些厚厚的尘埃,依然还可以寻觅到千年之外的君臣雅士留下的痕迹。眼前的太蓬山当年就是这样一座山。虽然它一路走来,我们看见的是它茂盛丰盈的满目苍翠的生机,但如果除却它自然不老的青山绿水外,呈现在我眼中,我心里的太蓬山历史真容却是如此满目疮痍,惋惜无奈。

  我们很多今人,所能看见的都只是眼中绿树成荫的太蓬山,更多的人都只会用洞府迭出、曲径深幽,两蓬对峙、崇兰遍野,千年古刹、香火旺盛,蜀北名山、远近闻名之类的赞誉来描绘它。但很少会有人为它一路艰辛走来的宗教历史遭遇所深表叹息与同情。

  太蓬山自唐代以来就佛事兴盛。千年古刹,蜀北名山,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太蓬山现存中、晚唐以来的石窟造像104 龛、1600 余尊,主要开凿于半山腰峡谷中的透明岩,另在东门、南门也有造像。但现在的岩壁上到处都只是满目疮痍的惨相,实在让人无语。从那些残存在石壁上菩萨身躯的云肩、璎珞,龛楣上的佛帐纹、忍冬纹等精美雕饰,足见这些盛唐造像的精彩绝伦。但是,满山石窟竟没有一尊完整的造像,仅留下一个个残躯。

  最近得知,山上现住山上寺庙的普定和尚,当年(1967 年)夏天,公社广播叫每家每户带着铁锤、凿子上太蓬山,公社管饭、记工分、砸菩萨,他当时20 多岁的小伙子,自然跑在最前面。上百号人用铁锤在太蓬山上叮叮咚咚整整打了两天,把山上的菩萨砸得支离破碎。后来,山下的永胜公社改为太蓬村,冥冥之中俗名王永和的他上山削发为僧,成为现在终日陪伴佛像的普定和尚。听说他曾几次下山找过石匠,希望能修复佛像,但打碎的石头又岂能再复原,如此残损难以修复,却让他坚信自己的一心向佛的修心善愿。

  普定师傅,上一次去太蓬山上我们应该有过一面之缘,好像还说过一些与云海有关的话,今天上午终于找到了他的电话,和他聊了一些有关太蓬山的话题,说得最多的还是他以为我最在意的太蓬早晨的云海日出之类的话题,我心里好奇当初毁掉石刻之前和现在的他以后将会如何与我再谈及从前完好的太蓬山石刻。但我顾忌他的内心,一时不敢与他谈及那个话题。

  我只能寻找机缘,看他能不能到时亲自给我说说他当年所看到的未被毁掉的太蓬山到底是怎样一番模样?按理说,太蓬山的佛教是为了普渡众生,慈悲为怀而来到太蓬山的,但最终它悲悯了众生,却受尽了多少历史的阵痛与苦难,却未得到世人的悲悯。

  曾经的太蓬山上留下过众多完整精美的摩崖造像,石刻题记和古刹寺庙。可因为漫长历史岁月中的人为破坏而最终惨遭损毁,无一完整幸存,实在是最可惜无奈的。

  我曾与有关人士谈及过个人对这些残缺的古迹的看法:虽是可惜,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再好的古迹石刻,无论多精美珍贵,从它开始出世的那刻起,就注定会有最终被毁消失的那一天。这些残缺的古迹,其实也正是中国漫长的社会政治历史、宗教、文化、艺术、建筑等诸多方面在太蓬山的见证与浓缩。

  这与中国整体历史的发展是一脉相承的。历史总是一代一代这样来改写,来迂回前行,来慢慢留存沉积的。今天我们所能看见的那些有关宗教和摩崖石刻古迹的残骸,其实就是再次回顾了太蓬山一路走过来的漫长历史。

  对于我们个体的生命来说,百年太短。对于历史的换代来说,千年可追。对于巍巍屹立于天地之间的自然之山来说,我们最多只能追望到它的秦汉烟云,而于不可想象的更久远的太蓬山来说,人世间所有经历的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

标签: 莫笑清云 太蓬山

发表评论 (已有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19-10-09 12:43:59

我看了好几篇,好乱啊,要是有个续集就好了。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