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伟大唐朝诗人,为什么就没有来到太蓬山?

乡土网 178 1

  另外,我还特别好奇开元二年这个时间点。因为在后来对于太蓬山的古籍记载中,唐先天二年、开元元年、开元二年总是会很敏感地被提到。

  比如后面我将会仔细说到的那块《安禄山题龛》,里面就与先天二年有关,而在由宋朝人王象之编撰的《宋元地理志丛刊》里,也可以看见上图关于透明巌(岩)也是在大唐开元二年便隐隐可数了。所以现在关于太蓬山古迹实物最早的记载就可以追溯到唐朝这个时候了。  

   唐朝开元二年,也就是唐先天二年,癸丑年。先天元年(712年),李旦禅位于李隆基,李隆基在长安太极宫登基称帝,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说的唐玄宗,以后还会和我们太蓬山的贵妃传说扯上关系的唐明皇。也就在这一年登基之后,唐玄宗果断地干掉了太平公主,最终牢牢地将皇帝应有的权力握在手中。天下从此真正属于唐玄宗的天下了,这一年,李隆基把年号改为开元,表明了自己励精图治,再创唐朝伟业的决心。他在位前期,勤于政事,政治上有所作为。他任用了姚崇、宋璟等一批贤臣大相,励精图治,继李世民的贞观之治之后,又开创了唐朝另一个极盛之世—开元盛世。

  唐玄宗虽然后来被安史之乱搞得败走马嵬坡,仓皇逃到了蜀国。但他却是唐朝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712-756)共有44年之久。分别包括三个年号:先天年是指(712-713年)、开元年为(713-741年)、天宝年(742-756年)。也就是在李隆基当皇帝的前一两年时间内,太蓬山上就早已有了透明岩的记载,后面要讲的那块最让人好奇的安禄山题龛也就开始在透明岩上出现了。

  虽然唐玄宗到最后遭遇了不幸的安史之乱。但在中国文化史上,他却开创了一个绽放精彩魅力的辉煌历史高度—唐诗。唐玄宗除了能当皇帝之外,他在文化艺术上还有很高的造诣,他擅工书,尤善八分、章草,是中国书法史上著名的帝王书家之一。他还有特别深厚的音乐才华。正是因为他对文化艺术的特殊天赋和情有独钟,所以在唐玄宗时期,几乎涌现出了唐朝最有名的诗人,比如李白、杜甫、王维、岑参、高适、贺知章、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孟浩然、刘禹锡等一大批灿然如星的唐诗大咖们。

  但令我有些纳闷的是,那么多伟大唐朝诗人,为什么就没有来到太蓬山来到此一游和给我们的太蓬山留诗纪念呢?估计这与那时《蜀道难》入蜀很不容易也有关系,因为那时进入我们蜀地只有三条官方驿道可走。古代川北三条蜀道:金牛道、阴平道和米仓道,这是三条官方驿道。

  最重要的金牛道就是剑门蜀道。三国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大剑山(剑门山)中段,依崖砌石为门,故名剑门关,并在大小剑山之间架筑飞梁阁道,剑阁也因此得名。剑门关峭壁如城墙,独路如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成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古蜀道的咽喉。

  阴平道是一条从成都通向陇西的古道,因途中的重要枢纽阴平(今甘肃文县)而得名。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阴平道几乎算不上是一条有着真正交通意义的古道。历史上,这里一直都数百里荒无人烟,其地貌原始而险峻,山野樵夫也闻之色变,除川、甘两省匪人私贩等相通往来以外,绝少行人,所以古书上又称之为“邪径”,取其“非正道”之意。然而,在古代军事地理名著《读史方舆纪要》中,这条“非正道”却是“用兵者不可不识”的天险。

  而最后一条米仓道,我就要好好来说说了。因为这条古驿道就与我们营山有关系了,也就是如果要走官驿进入我们营山境内就必须要走这最后一条蜀道了。汉中盆地与巴蜀之间,有大巴山脉横阻。大巴山脉中的一段,名米仓山。穿越米仓山的道路,汉唐时称米仓道,两宋时称大竹路。大竹路的得名,是由于该路南段产竹,并置大竹县。大竹县为巴山地区一个较大的山货土特产集散地,商贸繁盛,故以县名路。

  米仓山亦称大巴山、小巴山,故路又有大巴路、小巴路之名。但一般通称米仓道。《读史方舆纪要》记:"自南郑而南,循山岭达于四川保宁府之巴州,为米仓道。"米仓山为大巴山中的一段,危峰林立,层峦叠嶂,山坡陡峻,攀登艰难。唐代学者贾耽称:"兴元(府)之南,路通巴州,中有孤云山,行者必三日始达于岭。"

  《太平广记》引《玉堂闲话》记:"兴元之南有大竹路,通于巴州。其路则深豁峭岩,扪萝摸石,一上三日而达于山顶。行人止宿,则以絚蔓系腰,萦树而寝。不然,则坠于深涧,若沉黄泉也。""其绝顶谓之孤云、两角。彼中谚云:孤云、两角,去天一握。"极言其山高路险之状。

  又记:"秦民有王行言以商贾为业,常贩盐鬻于巴、渠之境。路由兴元之南,曰大巴路,曰小巴路。危峰峻壑,猿径鸟道,路眠野宿,杜绝人烟。鸷鸟成群,食啖行旅。行言结十余辈少壮同行,人持一挂杖,长丈余,钢铁以刃之,即其短枪也。才登细径,为猛虎逐之,乃露宿于道左,虎忽自人众中携行言而去。"

  上述记载,均说明那时我们这一条驿道山高路险且有野兽尝危及行人之状况。米仓道北端呈"Y"字形,由城固、南郑、沔县南去,均有路通往北口。唐宋时期,由梁州越大巴山去巴蜀主要有西、中、东3条路径会于米仓道。

  其中,西路沿濂水西侧而上,经今南郑县郭滩、高台、新集、濂水、圹口、庙坝,越米仓山,到焦家河后,或溯焦家河东至大坝,再折南经关坝,沿难江(今称南江)而下至难江县(今四川南江县),或顺焦家河西去,到白头滩后折东南行,经中坝子、新民、杨坝亦至难江县。此路险居岩侧,陡临深渊,上下攀登,十分难行。

  中路由南郑南去,经草堰、周家坪(今南郑县治所)、青树、红庙塘到喜神坝后,或折西南至庙坝,接合"西路"至难江,或南行10里至庙坪(南郑至南江公路经地),再折东行,翻越一个小垭口,下褒城坡,约5里左右至小坝,复由小坝沿冷水河上源东支流而去,越米仓山至大坝,再南行经关坝顺难江而下亦至难江县。此路庙坝附近的牛脑壳(牛头岭),山势高峻,登顶北望,南郑县历历在目,是控制米仓道之险地。

  东路溯冷水河而上,经油房街、高家岭、牟家坝至郑家坝后,或折西南经秦家坝至小坝与中路合,或折东南经清石关、回军坝、西河至碑坝后,再折西南沿沙坝河而下,亦可至难江县。此路地当老林,崎岖幽径,野兽出没其间,加之道路迂远,一般行旅很少选取此途。但由碑坝沿碑坝河南行,或沿后河而下,可达通州通川县(今四川达县)。这是唐宋时期沿子午道或傥骆道经汉中去东川的道路。南宋时,川东夔州路支援汉中的军需物资,多经由此路运给张浚指挥的军队。而我们营山那时可能主要就是走的这条官驿道。

  西县(治所即今勉县老城)亦有路人米仓道。此路沿定军山东侧南行,经今杨家山、阜川、大河坝、钢厂至濂水,入南郑、米仓山间的"西道"而行。由城固入米仓道,大体是溯南沙河而上,经七星店、元坝、小盘后,或折西经法镇入南郑至米仓山的"中道",或折东南经大盘、两河口、岩窝坪、廖家坝、西河至碑坝,人南郑至米仓山间的"东道"。行旅由西县、南郑、城固等地去川北、川东,选择何途,取决于出发地和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唐代梁州之南为集州,顺难江而下,可至巴州、渠州、合州、渝州。米仓道是连接汉江、长江的一条南北通道。渠州北境有大竹县,大竹县的山货土特产品,促进了米仓道(大竹路)的交通繁荣。

  汉唐以来,由汉中越巴山去巴蜀主要有三途:东为荔枝道,西为金牛道,中为米仓道。三条道路互为犄角,互有联系。"巴控扼梁(州)、洋(州),吾蜀孔道。形势绝剑关之险,飞蹬逾栈道之危,犄角利(州)、阆(州),连衡绵(州)、剑(州),遮蔽东、西川,最为襟喉要害也。"

  "巴之北境即米仓山,(南宋)绍兴(1131)以来,出兵之孔道。"南宋开禧年间(1205~1207),"逆曦之变(指吴曦叛变),士大夫之南逃者,亦多由米仓山东归,此正趋荆楚之路"。

  战乱时期,金牛道若被阻断,官使商旅即借取米仓道往返于成都、汉中、长安间。五代后梁乾化元年(911),岐兵伐蜀,围西县安远军,蜀中书令、北路行营都统"王宗侃遣裨将林思谔自中巴间行至泥溪,见蜀主告急"。泥溪在益昌、剑州间的金牛道上,林思谔人蜀,乃由米仓道经巴州西至益昌。陆放翁《夜梦行·南郑道中》诗云:"孤云、两角不可行,望云、九井不可渡。"孤云山、两角山位于米仓山米仓道旁,望云、九井两个险滩在川陕交界附近的嘉陵江金牛道侧,都是极为险峻之地。陆放翁以米仓道、金牛道并提,说明宋代由汉中人蜀,两道均可通行。金牛道是秦蜀间的主干驿路,米仓道为穿越巴山的辅助路线,军事上有迂回之便。而川北的人民和商贩,则视难江至南郑间的米仓道为出入汉中的捷径。

  唐代米仓道设有驿站,可能一度辟为驿路。但古文献留下记载的只有米仓道南、北两端的驿名。《太平广记》引《定命录》云:"兴元之西四十里驿曰鹄鸣,滨汉江,前依巴山。韦处厚出开州刺史,……泊到鹄鸣,先访之。"韦处厚是经行米仓道先至巴州,再东南行至开州。巴州治所化成县南有清水驿。米仓道南、北端既有驿站设置,则中间必当有驿站之设。

  以上特意把那时进入蜀地的几条主要官方驿道介绍一下,就是想说明那时要想来到我们太蓬山并不容易,所以那些喜欢风花雪月的风流才子们也就很难颠簸辛苦专程跑到太蓬山来吟诗刻赋,欣赏这一山风景了。

标签: 莫笑清云 太蓬山 安禄山题龛 太平广记 读史方舆纪要

发表评论 (已有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19-10-09 12:45:55

营山不是没有历史,而且愿意记录他的人太少,丢掉了东西我们就慢慢查询猜测吧,有些东西已经无法找到。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